家是一座“橋” 三代人參與“建橋”40多座

2019年10月05日09:16  來源:央視網  作者:姜楠 周旋 鄭曉明 王俊凱

三代人參與"建橋"40多座

有這樣一家人,從新中國成立之初的第一代橋梁建設者,到如今港珠澳大橋的主力軍,他們一代接一代,把建造橋梁當成了畢生的事業。

新中國成立70年,這個普通而又不平凡的家庭,三代人用橋梁丈量著歲月,也連接起他們對“家”這個字的理解。

吳秋順

吳秋順:洛溪大橋、虎門大橋、國外的贊比亞大橋,一共30來座大橋。

吳燦國

吳燦國:九江大橋、德慶西江大橋等9座大橋。

吳立斌

吳立斌:港珠澳大橋等5座特大橋。

這是祖孫三代人,從爺爺到孫子,他們參與建設的橋梁加起來已經有40多座。三代人中,86歲高齡的爺爺吳秋順早已退休在家,身患尿毒癥的他每星期得去醫院透析三次。雖然有病在身,但老爺子一談起造橋的故事,就無比自豪。

吳秋順:因為我一家都是木工世家,我祖宗都是搞祠堂啊、祖廟啊,這些大型建筑來的。以前做了一些石拱橋這些支架的試驗,所以做起來是比較有底子的。

新中國成立之后的第一年,16歲的小木匠吳秋順參加工作,成為了名副其實的新中國第一代建設者。從小木橋、石拱橋,再到1988年代表我國梁式橋80年代最高水平的洛溪大橋。一座座突破中國造橋工藝極限的工程,從吳秋順這一代造橋人手中竣工。

然而,小木匠造大橋,小木匠的兒子卻不想跟父親那樣,造一輩子橋。

吳燦國:我小時候看過那個渡江偵察記,李軍長很勇敢,我說我以后長大就當軍長。

在老木匠看來,老子吃完的苦,兒子必須接著吃。

吳秋順:要接,不接不行,要有人傳下去。我這輩子不堅持,后面就很少人來做的。

放下軍旅夢,吳燦國跟著老木匠上了橋。

吳燦國:我們什么工作都干,抬水泥、扒石子、鏟沙啊,抬鋼筋啊,有些手套都磨破了,那時候體力上有點受不了。特別是扒石子的時候,每一扒都是用腰力扒的,那時候累,有時候在石子上就睡覺了。

不知道多少回睡在石子上做著當兵的夢,睡醒了還得跟鋼筋水泥沙石接著拼命。老木匠沒想到,拼命的吳燦國最后拼成了先進。

吳燦國:單位還評我為先進工作者,所以給我很大的鼓勵。

吳燦國參與建造的虎門大橋,超越父輩的作品,代表了九十年代初中國懸索橋的先進水平。榮譽伴隨著病痛,讓吳燦國無力堅持。然而,面對家庭第三代人擇業,吳燦國卻跟老木匠一樣倔。

吳燦國:我兒子大學填志愿考大學填志愿的時候,他說他要報考那個生物,將來當醫生,然后我就認為長子長孫要繼承家業,要發揮大的作用。

"后浪推前浪" 參與特大橋建設

老木匠的孫子吳立斌從廣東工業大學土木系畢業后,趕上了中國橋梁建造“史無前例”的巔峰,平均每年建造新橋達兩萬座。在廣東湛江的東雷高速通明海特大橋施工現場,我們見到了吳立斌。

吳立斌:我在這個工地,從16年到現在3年時間了將近。

三年時間,他大概三、四個月才能回家一趟,其它時間基本上都在工地。吳立斌活成了記憶里父親的樣子。

吳立斌妻子:我從工地里出來的,所以他們那種生活我還是比較熟悉的,也是理解的。

年紀輕輕的吳立斌已經參與了世界第一跨海大橋——港珠澳大橋等5座特大橋的建設。

吳立斌:以前是我們向國外學習的,現在國外向我們學習。

三代人造了70年的橋,也見證了世界橋梁建設走出的新歷史:二十世紀六七十年代看歐美,九十年代看日本,二十一世紀看中國。中國現代橋梁總數超過100萬座,21世紀人類新建的世界前100名高橋中,中國有90座。

吳立斌:我爺爺經常跟我講,他也很想走我做過的橋,特別是港珠澳大橋,跟他聊的時候,身體不怎么好,等有機會,我一定再帶他去多走走我參與過的工程,也是令他比較驕傲的事情。(記者 周旋 姜楠 鄭曉明 王俊凱)

我來說兩句 0人參與,0條評論
發表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已有0人參與,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
版權及免責聲明:本網所轉載稿件、圖片、視頻等內容僅出于向公眾傳遞更多信息的目的,不希望被轉載的媒體、公司或個人可與我們聯系([email protected]),我們將立即進行刪除處理。所有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北京pk拾全天两期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