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政濟寧》第八問|聚焦教育熱點問題 市教育局承諾照單全收 迅速整改

2019年09月26日16:54  來源:濟寧新聞客戶端  作者:楊素梅 陳淑雅 李統帥 王心融

濟寧新聞網訊(記者 王心融 李統帥)9月25日晚8:00,大型全媒體問政欄目《問政濟寧》第八期在濟寧廣播電視臺新聞綜合頻道現場直播。本期《問政濟寧》節目聚焦教育領域民生關心的熱點,濟寧市教育局黨組書記、局長高廣立帶隊接受現場問政。

開學教師不到位

責任督學不知情

今年的9月2日,是全市各中小學開學的日子,按理說開學后,學生們就應該按部就班,開始新學年正常的學習生活。然而,有的學校開學后老師卻遲遲不能到位,9月25日的《問政濟寧》節目就曝光了這種不正常的現象。

9月16日,有市民撥打市長熱線反映,微山縣馬坡鎮姬堂小學開學后,整個6年級都沒有英語老師。7天后的9月23日上午,記者到馬坡鎮姬堂小學了解學校教師的配備情況。

有學生家長告訴記者,孩子說從開學到現在沒見過英語老師,問學校,學校給出的答復卻是因為“沒有找著”。“開學快一個月了,還沒有個正兒八經上課的,三個班百十個學生呢,都愁得慌。”

據學生家長介紹,開學后學校也安排過代課老師,但是課程需要看代課老師時間,有空就上,沒空只能以其它課程代替,搞的學生到現在有的單詞和句子都不會讀。

記者以家長的身份見到了姬堂小學的校長,校長告訴記者,原本學校六年級是有英語老師的,但是臨近開學,老師卻被調走了,這樣才出現英語老師“青黃不接”的現象。

9月12日,有學生家長在濟寧市網絡問政平臺發帖反映,任城區安居鎮胡營小學一年級部分班級開學后沒有語文老師。記者前往調查發現,除了新入學的一年級沒有語文老師,還有五年級的三個班沒有數學老師。

據家長反映,即便是有代課老師,從開學到現在,他們的孩子也僅僅上過兩三堂正式語文課。而當平時沒語文老師的時候,一天到晚的上數學。

類似的現象也出現在任城區喻屯鎮邵莊寺村小學,這里的家長告訴記者,從開學到現在,該學校缺少數學老師,而在任城區鴻泰小學,二年級的音樂老師也出現缺崗的情況,沒有音樂老師上課時,學生們只能上自習。

記者了解到,任城區的官網上發布了這樣一則消息,9月2日秋季開學第一天,任城區127名責任督學赴全區108所中小學開展專項督查,督查內容包括開學前準備情況、學校安全、后勤保障等。不過,當記者詢問一位責任督學是否知悉時,對方卻說自己不知情,因為自己“不是那個學校的,是教育局的”,并表示督學這一塊,只在開學的時候檢查一下,但是平常不太清楚他們學校的情況。

開了學,老師卻遲遲不到位,可以想象學生與家長該有多么著急。這樣教師“缺口”的問題,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所謂督查,又起到應有的作用了嗎?

“督查沒起到應有的作用。根據督學的有關責任要求,對學校的依法依規辦學、教學管理等都應該進行督導,發現問題及時反饋。”任城區教育局負責人回答,“這種情況存在,有一個原因是今年秋季開學招聘教師時間和程序的原因,教師未能及時到位,導致部分學校,個別學科沒有老師。接到這個反映之后,我們第一時間與學校進行聯系,徹查整改,目前老師已經到位。” 任城區教育局負責人表示,一是要提前啟動招聘時間,爭取在秋季開學時能夠到位,二是加強學校規范辦學,會后將立即開展大排查、大整改。

“出現這種情況我感到很震驚。” 濟寧市教育局黨組書記、局長高廣立表示, “解決教師缺口問題,我們一定協調有關部門,加大老師招聘力度,爭取用兩年時間徹底解決教師管理問題。現在由于農村各方面條件與城市差距較大,有些老師,特別是年輕教師,向往城市生活,作為教育部門,我們在招聘老師時重點向農村傾斜,給農村配齊老師,還要加強農村教育資源的傾斜力度,通過綜合的措施讓優秀的人才能夠到農村安心教學。”

“給學校配齊教師是教學的基本條件,”特邀觀察員曲阜師范大學張懷春教授現場點評,對于這個問題,教育主管部門應當承擔起解決問題的主要責任,“經過剛才的問答,竟然是家長反映以后,教育局領導才知道的,這就特別需要及早發現,及時處理,動態管理,隨時調整調用教師、派遣教師。希望各學校校長也及時報表缺的老師有哪些,督促學校不能缺老師。”

買教輔材料“只此一家”

如此亂象何時杜絕?

從家長和學生的角度來說,需要幫助學習的教輔材料,但是有些老師推薦的教輔材料卻只能去“專賣店”購買。昨晚的《問政濟寧》節目就曝光了有些老師變相強迫學生購買教輔材料的問題。

家住安居的王先生,孩子在任城區安居中心小學上學,他反映老師每天在布置作業的時候,都會指定一種教輔書里面的內容,但是這種教輔書只能在一個書店才能買到,“只有那一家賣,我跑了很多其他書店都沒有,肯定選擇買啊。”

記者來到該學校進行調查,有家長向記者反映了另外一種現象,學生考試考不到90分的,需要復印卷子重新做,可是老師不發放卷子,只能去學校對面指定的“致遠文體”去購買新的試卷。但是家長去復印時,卻發現那里直接就有復印好的全新試卷,據家長介紹,學校教師布置購買的教輔書也會提前擺放在店里售賣,簡直是“未卜先知”。

同樣的問題,在濟寧學院附中教育集團四中校區附近的書店也存在。記者以學生家長身份來到一家名為聯邦教育的書店進行調查,一進書店,工作人員就詢問孩子的學校和班級,并很快拿出來了一位語文老師指定的教輔書。

隨后記者走進另一家名為方正書店的店鋪,一進店門該書店的工作人員看見記者手里拿著教輔書,立馬詢問起了價格,并說記者“買貴了”。并隨即對記者手中的三本教輔書進行了計算,告訴記者其中有多少提成,“我給你算你多花多少錢,多花多少錢,就是老師的提成。”她還向記者透露,這樣的問題沒有人管,都是刮來一陣風然后緊兩天,過兩天沒人管了又松了。

9月23日,記者又來到汶上縣第二實驗小學,有幾位6年級的學生告訴記者,他們的數學老師指定讓學生購買一本名叫《陽光計劃》的教輔書。記者走訪了附近的三家書店,發現《陽光計劃》這本教輔材料,只能在這家華文書店內購買到,其它書店并沒有出售。

只需要報上學校、班級,老板就能夠熟練地拿出準備好的教輔書。難道這些人真有未卜先知的本事?又是誰在導演這出雙簧戲?

濟寧市教育局黨組書記、局長高廣立在問政現場表示,“教輔材料一直是整治的重點,但是依然還有老師頂風而上,和書店勾結推銷材料。對于這種違規現象,教育部門雖然有監管,但是并不到位。雖然發文件、提要求,但是沒有到邊,沒有到底,沒有到具體老師。”高廣立表示,一旦發現這種違規現象,將根據調查的事實情況,采取黨紀政紀處分,取消或降低教師職稱,取消評先樹立優資格等。“對此類問題,我們一定常抓不懈,發現問題嚴懲不貸,既處分教師當事人,也一并問責管理失責的校長。”

特邀觀察員、曲阜師范大學教授張懷春也發表了自己的看法,教輔材料是學生的剛需,要想讓教師清清爽爽為人師表,安心教育教學,主管部門應該建立規范性的意見,讓老師做到有法可依,有章可循。“無人管”的現象也在提醒咱們教育部門應該好好履行監管職責。

校外培訓“李鬼”多

黑白名單“待遇”為何無差別?

近幾年,大家對教育的重視程度越來越高,父母在孩子教育上比以往更舍得投入。面向中小學生的培訓機構順應了龐大的市場需求,如雨后春筍般紛紛冒了出來,語言培訓、英語培訓、中考沖刺等等,只有你想不到的,幾乎沒有這些機構搞不出來的培訓項目。可是,這些培訓機構的運營有沒有問題、是否合法合規呢?9月25日晚播出的《問政濟寧》節目曝光了種種校外培訓機構的亂象。

李女士家的孩子今年參加中考,因為平時成績不理想,今年3月份,她給孩子報了一個名為“北京培優教育”全封閉式中考沖刺班,并且按照學校的要求繳納了2萬多元的培訓費。學校向家長承諾:保證孩子考上高中,成績最少能提升一百分。

培訓期間,另一位學生家長去學校看孩子,結果眼前的一幕讓他們很震驚:宿舍臟亂不堪,幾個即將參加中考的孩子喝得酩酊大醉,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雙方簽訂的協議書中,培訓機構承諾,學生在2019年6月中考考試中,有能力通過濟寧二中、濟寧海達行知、濟寧附屬高中的錄取分數線。中考過后,兩位家長的孩子成績出來了,均未達到中考錄取分數線,反而降了一百多分。

隨后,記者以家長的名義前往北京培優教育機構調查情況,記者發現這家教育機構已經搬到另一處地點,并且更名為海文教育。

海文教育培訓機構(原北京培優教育學校)負責人王先生告訴記者,鳳凰城小區是他們在濟寧開設的第一家,也叫北京培優教育,并且已經加入了任城區教體局公布的白名單,屬于有資格的辦學單位。

針對該機構負責人的說法,記者登錄了運河教育網,從一月份至七月份公示的白名單中均未找到該機構的名字。有家長向記者提供資料顯示,7月15日,家長咨詢了任城區教育體育局工作人員,工作人員稱該教育機構并沒有登記注冊,也沒有辦學許可證。既然不在白名單里,那么這家機構在不在教育機構公布的黑名單中呢?任城區教育體育局工作人員表示,黑名單中也沒有該機構。

根據市教育局的要求,不符合辦理證照條件的,也就是未列入白名單的校外培訓機構應該責令停止辦學。

然而記者在城區走訪中發現,位于黑名單當中的校外培訓機構似乎并沒有受到影響,多家教育機構都在正常營業中。

披著教育機構的外衣,卻不在教育部門的白名單;列入黑名單的機構,也不受影響,照常收費招生。出現這種現象的原因何在?

濟寧市教育局黨組書記、局長高廣立表示,“從2018年5月份,按照教育部和省教育廳的要求開展校外培訓機構整治以來,一共摸排了1878家機構,其中進入白名單的1174家,取締了646家,納入黑名單的154家,很多不在黑名單的,可能是被我們取締的。”

對于列入黑名單中的機構還在正常營業這一現象,高廣立表示,“說明我們監管不力,落實不力,我感到很慚愧。如果一個機構進入黑名單還在非法辦學,黑名單也沒有什么意義了。”他承諾,下一步要聯合有關部門加大檢查力度,完善監督系統,絕不讓列入黑名單的機構或已經取締的機構死灰復燃,同時加大宣傳力度,讓群眾擦亮眼睛,不讓李鬼冒充李逵坑害老百姓。

“培訓機構白名單和黑名單制度實際執行出現了問題。”特邀觀察員曲阜師范大學張懷春教授現場點評說,“那個交了2萬塊錢的學生,結果成績沒有提高反而下降,如果再招其他學生,就需要教育主管部門出手,不要再讓其他孩子和家庭陷入這種教育培訓詐騙當中。”

校園安全漏洞多

制度落實需要長抓不懈

校園安全無小事,疏忽大意釀大禍。近年來,某些地區因為安全責任落實不到位,學生受傷害事件頻繁發生,一次次敲響血的警鐘。9月3日、4日、5日和6日,教育部連發四篇關于校園安全的相關通知和要求,其中多次強調要切實加強對學校保安的管理,嚴防無關人員進入校園和上下學時段學校周邊防控工作。那我們濟寧的校園及周邊安全工作落實的怎么樣呢?9月25日晚播出的《問政濟寧》曝光了部分問題。

9月17日上午,記者來到了位于金鄉縣金山公園北側的金山實驗學校,大門口設有臨時門衛崗,并裝有安檢設備,記者在登記冊上隨意填寫了一個名字,門衛并沒有對登記信息進行核實驗證,就這樣把記者放行了。記者離開時,保衛人員也沒有讓記者登記離校時間。

9月23日上午11點半,記者來到了魚臺縣王魯鎮中心小學,此時正值放學時間,大門口聚集了許多接孩子的家長,有三、四名學校工作人員在現場維持秩序。11點40分左右,隨著大部分學生離去,工作人員也開始撤離,記者試著進入學校并未遭到阻攔。中午12點40分左右,記者又來到了魚臺縣張黃鎮中心小學,一名工作人員坐在門口正在俯身寫字,學生和其他人員可以隨意進出,記者順利進入校園,在里面轉了一圈,直到離開也沒有工作人員查驗記者身份。

9月17日中午12點,記者來到了位于金鄉縣胡集中學,此時正是放學時間,大量學生涌出校園,校門外面未見保安和老師維持秩序。由于門口就是交通要道,往來的大貨車,到處亂竄的電動車,還有剛剛從校園里走出來的學生,一時間整條道路被擠的水泄不通。學生家長表示,每天都是這樣擁擠,也沒有人去維護交通安全。

2019年8月15日,市教育局召開全市學校安全與校園周邊環境綜合治理工作領導小組聯席會議,會議決定在全市學校建立“校園周邊環境綜合治理工作公示牌”制度。在采訪中記者發現,大多數中小學都按照規定懸掛了公示牌,但是牌子是掛上了,落實情況卻不理想。

金鄉縣胡集中學門口懸掛著“校園周邊環境綜合治理監督舉報公示牌”,但是上面僅僅填寫了教育部門和公安部門的負責人以及舉報電話,而交警部門、市場監管部門、城市管理部門、文化執法部門的負責人以及監督舉辦電話、郵箱都是一片空白。

隨便一個身份就進入了校園,保安數量不足裝備形同虛設,大小車輛橫行無人管理,公示牌上的負責單位空白,這些問題應該如何解決?

問政現場,金鄉縣教育部門負責人表示,“金山實驗學校是一個新建學校,從反映的情況來看,安全疏于管理,我們堅決查處,堅決整改。對于學校安全我們有成套的管理規定,特別是對學校有24小時無縫隙管理制度,金山實驗學校并沒有做到,這是我們工作的失誤。一個是學校管理不到位,再一個是我們教育部門監管不到位,有制度落實不好,形同虛設,我們抓緊整改。”

對于校園周邊環境綜合治理監督舉報公示牌信息空白現象,濟寧市教育局黨組書記、局長高廣立表示:“這說明我們教育部門主動作為不夠,校園周邊是一個多部門聯合開展的治理活動,但是由教育部門牽頭。下一步,要落實好制度,落實好人防、物防、技防等措施,不能像短片中那樣,保安不盡責任,形同虛設。同時我們主動作為,和有關部門協調聯動,治理好校園周邊環境。”

“視頻中無論是校內還是校門口,安全問題被嚴重忽視。”特邀觀察員曲阜師范大學張懷春教授現場點評,“校園安全是關系到千家萬戶的問題,安全問題抓的不夠,沒能夠警鐘長鳴、沒能夠長抓不懈,沒能夠抓鐵有痕,教體局負有領導、監管、督促的責任,在這方面不能流于形式。我建議可以采取案例警示培訓、常規事前防范、定期專業訓練、認真執行檢查,決不能心存僥幸,有麻痹心理和行為。其他地方發生的校園血案警示我們,亡羊補牢不如防患于未然,希望濟寧市教育局能真正負起責任來。”

殘疾兒童入學難

學校何時“零拒絕”

我國《憲法》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受教育的權利和義務。對于普通孩子來說,只要年滿六歲就能接受義務教育,但是對于殘疾兒童來說,求學路卻總是充滿了坎坷與曲折。

《濟寧市特殊教育提升計劃實施方案(2014—2016年)》中提到,優先安排輕、中度具有接受普通教育能力的殘疾學生隨班就讀,確保100%入學。但在實際過程中,記者卻發現,好政策并沒有執行到位,特殊兒童上學還挺難。

任城區李先生的孩子患有輕微腦癱,去年9月到了入學年齡,卻因為是殘疾兒童,上不了普通小學。李先生分別找了濟寧市教育局、任城區教體局、洸河路小學總校和分校,最后孩子被派位分到了附小,卻遭到了拒絕,“我給校長都吵起來了,沒用呀,吵到最后還是不讓我的孩子上學。”

根據山東省教育廳等六部門印發關于進一步加強殘疾兒童少年隨班就讀工作意見的通知。招收殘疾兒童少年隨班就讀,一般應當對其殘疾類別和程度進行檢測和鑒定。李先生從任城區教體局獲知,要在恒康醫院做專業鑒定,出具證明才能確定孩子是否具有隨班就讀的能力。而當他來到恒康醫院時,卻被告知醫院并沒有開展這樣的業務,“恒康醫院告訴說我們,沒有做過這個評定。”

正常學校隨讀,屢屢碰壁,李先生只能把目光轉向特殊教育學校。而特殊教育學校由于師資不足、學位緊張等問題,也讓李先生吃了閉門羹。等到李先生的孩子終于進入了任城區特殊教育學校就讀,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年多,“我的孩子就在家閑著,整整一年沒學上。”

隨后,記者分別電話聯系了梁山教體局和兗州教體局,發現殘疾兒童隨班就讀找不到評定機構的問題并不是個例,有的縣區教體局盡管成立了特教鑒定委員會,但實質上并沒有正式運行,而有的縣區教體局則和衛生健康部門、殘聯等“踢皮球”,“可以咨詢一下殘聯”、“這個不清楚,孩子健康問題可以咨詢一下衛生健康部門”、“你上學和我們殘聯沒關系,我們只能給你辦理殘疾證。”

“我感到很揪心,也很慚愧。”對于殘疾兒童入學難的問題,濟寧市教育局黨組書記、局長高廣立表示,“保障孩子入學是教育部門的職責,殘疾孩子最弱勢,更需要接受一定的教育。下一步教育部門會按照上級要求,主動牽頭,聯合殘聯、衛生健康以及民政部門建立規范的鑒定委員會,各縣區明確規范的鑒定醫院,切實做好對殘疾兒童入學的保障工作,讓家長隨時進行鑒定。”

“我們有好的政策,對殘疾兒童不歧視、不拋棄、不放棄,但是政策沒有執行好,”特邀觀察員、曲阜師范大學張懷春教授現場點評,輕度、中度的殘疾兒童接受正常的教育,正常兒童通過和這些殘疾兒童的接觸,可以接受關愛、不歧視他人的教育,這對雙方都是有好處的,政策執行中出現多個單位踢皮球的現象,教育部門有甩包袱的嫌疑。教育管理部門應該管好這個事,不要推諉給醫院或其他單位,“該由學校接收的輕、中度殘疾兒童接受正常教育,這是殘疾兒童的權利,教育部門一定要保障他們的權利,希望我們的學校天空最藍、關愛最多,讓那些殘疾兒童也能健康茁壯成長。”

“我看了以后,很有感慨,吐槽是關心,批評是幫助,建議是期望。”高廣立局長最后表示,“我們教育系統一定加強管理,把今天的吐槽變成明天的點贊。感謝《問政濟寧》欄目,使我們看到了工作的短板、差距和不足,看到了工作作風和落實的差距,我們一定直面問題,照單全收,迅速整改,擼起袖子加油干,以過硬的作風解決群眾的熱點、難點、堵點問題,下最大決心辦好人民滿意的教育。”

(未經書面授權,本文嚴禁任何媒體轉載)

我來說兩句 0人參與,0條評論
發表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已有0人參與,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
版權及免責聲明:本網所轉載稿件、圖片、視頻等內容僅出于向公眾傳遞更多信息的目的,不希望被轉載的媒體、公司或個人可與我們聯系([email protected]),我們將立即進行刪除處理。所有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北京pk拾全天两期计划